创世文学>灵异小说>欺负娇妻老婆 > 18、用力撕碎,不是雏,我嫁了人的”,旗袍lay()
    周六,秦铮带郁清去杨家参加杨玄弟弟的婚礼。

    新郎和新娘赶新潮,这婚礼就办的中不中,洋不洋,是既穿西装婚纱又拜天地高堂,不过总归热热闹闹,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开席时杨玄带着新郎新娘来宾客席敬酒,新娘特意换了一身旗袍加水貂。秦铮作为杨玄的上峰,被安排在第一桌,第一杯酒就敬给了他和郁清。

    “今日多谢三少和郁少赏光,”杨玄满面红光地走了过来,身后跟着他弟弟弟媳,“要是有招待不周之处,还望三少郁少见谅。”

    秦铮嘴角勾起,望向郁清:“满不满意你得问郁少,家里一切都是他说了算,他说满意就满意。”

    杨玄被三少一副妻管严的模样震了个十成十。

    郁清连忙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杨师长言重了。”他笑了笑,“这场婚宴办得真是别开生面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举起酒杯:“我和秦铮祝二位新人百年好合,永结同心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郁少爷。”新郎新娘连忙举杯回应。

    几人又说了几句话,一团和气,秦铮示意杨玄不必只顾着他和郁清,去招呼其他客人。杨玄会意,带着新郎新娘去给其他客人敬酒了。

    这新娘一走动,就显出她身上穿的这件旗袍来了。旗袍上绣着凤穿牡丹图样,凤凰展翅,牡丹吐蕊,绣工精巧,栩栩如生。郁清的目光追着她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?”秦铮手指在杯壁上敲了敲。

    “......没看什么。”郁清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新娘子好看吗。”秦铮凑近他耳边,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问,“她好看还是我好看,嗯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说啊。”

    郁清瞥他一眼,忍不住想笑。这男人,真是越来越爱吃醋了。他小声道:“当然是她——”

    秦铮挑眉。

    “——身上穿的那件旗袍。”郁清迅速说道。

    秦铮哼了声。这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郁清抿了口酒:“也不知道新娘子这件旗袍出自哪位师傅之手,你看绣工多精巧,我在海城可没见过这种绣法。”

    秦铮不喜欢他的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,漫不经心道:“一会儿问问。”